主页 > Z旺生活 >每一刻光阴都是唯一的永恆──秋天,在京都 >

Z旺生活

07-18

每一刻光阴都是唯一的永恆──秋天,在京都


308点赞

324浏览

每一刻光阴都是唯一的永恆──秋天,在京都

书与青鸟,在複杂纷乱的尘世中,从书本的青鸟进入灵魂独处的世界,思考书跟现实的连结、人和作者的知识脉络并深入自我,从中谱成一幅澄澈灵魂的意象。书店原始建筑的三角形窗,传递一个人无法独自生存的,需与大自然孕育共生,青鸟能穿越其中并互补于不同层次里,在面临世俗环境中始终坚守信仰。让阅读重新定义自己的灵魂,让书店因独立而自由。

在风水里作为青龙的京都鸭川,应该是众多情侣到京都的「必去」景点之一吧。两人一跳一接的在鸭川三角洲上跳乌龟,在凉爽的午后来个河边野餐,傍晚再就着黄昏落日佐一首吉他情歌,望着橙黄的天空转成妩媚的紫蓝色。夜晚的秋风徐徐吹来时,沿着鸭川缓缓散步,「是到附近的小吃摊吃一碗热腾腾的拉麵?还是先去澡堂将一天的疲惫洗去呢?」或许这样边玩耍打闹讨论着。橘红路灯在河面上摇曳。

若你不是很锺情于东京的摩登,大阪的热情,那幺京都的典雅内敛一定会是你的首选。京都作为日本传统文化的重镇,不仅市容拥有严格的规範,随处经过的一间寺庙神社可能动辄都有数百年的历史。这样一个新旧并融的城市,一直都是游客追寻心目中「日式风情」的最佳地点。假如你还没有找到一个适合的旅伴前往那也没有关係,不妨这次独自前往,细细品味一个人的京都,让自己浸淫在京都古朴的大街小巷中。为了这样的你,青鸟书店在请来都市侦探李清志与你分享柏井寿的新书《一个人的京都秋季游》,让你跟着秋天的脚步,慢游京都。

相对于赏樱的「花见」,日本赏红叶不用「看」这个字,而用「狩」,「狩」原本是狩猎的意思,会用在赏红叶则是来自于古时贵族雅士採枫叶至手中把玩吟咏而来,将採这个动作比拟为狩。日本从古诗集《万叶集》开始,就已经开始有出游赏红叶的习惯。樱花之于春天,能代表日本秋天的植物非红叶不可了。日文的红叶有两种读音,一种是「もみじ」(momiji),另一种则是「こうよう」(kouyou),前者专指枫红,而后者则是泛指落叶植物在季节变换时从绿转成红、黄等颜色的现象。

根据日本今年的红叶预报,京都的红叶最盛期大多落在11月中旬。红叶预报通常分为三个阶段,分别为「色づき始め」(开始变色)、「见顷」(最盛期)和「落叶进む」(落叶期),而不用说,最盛期当然跟伴随着人山人海的游客,若不想跟他们人挤人,柏井寿在书里建议在最盛期转至落叶期的两三天后最为理想了;或是找一家人客稀少的小店,问看似店主的老婆婆老爷爷,他们也许会指给你意想不到的私房景点。

「日本的美感之所以这幺发达,正是因为他们四季分明的关係养成了他们的敏感度吧。」李清志在分享会一开始便这样开头。春天的樱花粉、夏天的翠草绿、秋天的叶红乃至冬天的雪白,日本在这样的环境下,的的确确发展了属于自己一套的色彩系统。他也认为京都秋天的赏红叶,不是仅限于枫树,更是整个秋天的颜色。而说到赏红叶,李清志推荐从出町柳发车的叡山电铁,而其中的「展望列车KIRARA号」更是被称做「红叶列车」,座位设计成面窗,让你一览窗外的景色。在宝池站分成「鞍马线」及「叡山本线」的叡山电铁,李清志与柏井寿更是一齐推荐乘坐驶进深山的鞍马线,享受寻访红叶林的静幽乐趣。之后,可以选择参拜绘马的发源地,同时也是闻名的结缘神社——贵船神社,或是前往鞍马温泉让身子暖和暖和。此外,柏井寿也在书中提到自己的私房路线「京都市37号巴士」,并提醒读者一定要坐右边,以迎接接下来在紫明通因为落日照射而呈现神圣金黄色的银杏树。银杏因为饱含水分不易燃烧而有助于防火,而位于西本愿寺的银杏更有「水吹银杏」的趣闻,在接连火灾的时节,银杏竟然喷水来为了防止寺院遭受火舌之虐。这样的故事更增添了几分赏叶时的乐趣。

比起太阳,月亮总是蒙着一层神秘的面纱。与「水吹银杏」同样的趣闻还有银阁寺的银沙滩,银阁寺同时拥有山下的池镜迴游式庭园和山上的枯山水庭园,穿过银阁寺垣就会看见向月台和银沙滩,滩象徵着大海,据说是模仿中国的西湖,而银沙滩之所以做成倾斜状,有一说是用来反射月光,照亮对面的方丈本堂,即便这在现在听起来没什幺科学根据,意境却是非常地高深浪漫。

银阁寺的正式名称为慈照寺,是以足利义政的法号所命名。银阁寺是足利义政为了与妻子日野富子逃离政治隐居而建造,相对于金阁寺(鹿苑寺)的金碧辉煌,银阁寺或许看来单调许多,其实充分展现了心境的平淡和超俗。银阁寺里的东求堂,作为义政的喝茶读书之地,更是日本书院造的起源,也是茶室「侘寂」这种内省、谦卑式日本思想的发源地。支路的途中会看见一个洗月泉,名称来自于夜晚泉水映照月色时,就好像在洗月似的,多优美的情怀!银阁寺的主角银阁正式名称为观音殿,由底层的书院造心空殿和上层的潮音殿组成。银阁寺是以西芳寺作为参照建造的。由于西芳寺禁止女性进入,义政作为将军,却无法让母亲欣赏庭园之美,或许这也是建造银阁寺的来由。月亮一直代表着阴、女性、温柔等较软性的特质,而处处有关月亮的银阁寺,又或许是对母亲重子展现的思念之情吧。

日本的饮茶风气在鎌仓时代开始,在当时,仍是上流贵族武士的流行文化。奢华富贵的风气下,上流人士反而对传入的禅学思想开始有兴趣,因此寂静、恬淡的茶室风气渐渐盛行。千利休为草庵式茶室的集大成者,将茶室原本的四叠半榻榻米缩减至二叠之小,将所有的摆设简化纯粹,将空间虚化,分隔为茶室和茶庭,当人们经过茶庭时,便要开始酝酿喝茶的心情,平静自己的心灵。在茶室入口的小门「躏口」则做成访客必须弯腰跪爬的大小,就好像爬入另一个宇宙,在这个宇宙里,人是不分阶级的,将世间的繁忙都除去。

李清志说茶屋也可以很现代,日本设计师吉冈德仁在2015年4月于京都将军青龙殿的大舞台中心,建造了一间玻璃茶屋「光庵」,能俯瞰整个京都市,内部至外部,仅仅透过玻璃做间隔,却彷彿还是可以感受的风与空气的流动,在室内却又恍若在室外,与自然「共生」的概念不觉而至。光庵儘管没有日式摆饰,日式茶屋精神却被发扬得更加广大。

京都人喝茶,有时喝得不是茶,是精神,是过程,是当下的一分一秒,是氛围的吟绕。而与茶相配的非说日本的和菓子了,日本的和菓子由唐朝传入并融合自己的文化改良,原称为菓子,在明治维新时期为了与西方的点心区分,冠上了和字。和菓子被称为日本文化饮食中的花,命名更是饶富诗意。和菓子水分低于20%时称为干菓子,大于40%的则称为生菓子,而最常被称为艺术品的,便是生菓子了。和菓子随着四季的变化,会有不同的颜色、造型,小小一个,运用最当季食材,实则融入了整个环境,有些和菓子一年只会製作一次,可说是限定中的限定啊!和菓子重视季节的变化,连名称也不可忽视,就拿荻饼这种较为家常亲民的点心来说,春天称作牡丹饼,夏天称为夜船,秋天称为御荻,到了冬天则称为北窗,极有当季意境。李清志在讲到和菓子时,介绍了位于京都一条通,至今已经营业超过五百年的虎屋菓寮,原本被称为「禁里」(皇室限定)的和菓子,现在大众也可以品尝到了,一条通的虎屋菓寮建筑由内藤广设计,运用光与景的流动,将新的用餐地和稻荷神社、东藏仓库和製菓场运用现代的建筑工法整合,实为一个新中存旧的最佳範例。

一期一会,相遇无法重来,时光不会重返,每一刻光阴都是唯一,樱花、红叶终会落下。如李清志一开头的的点题,四季分明的日本,正因为环境时时刻刻都在变幻,对于变化是如此的敏感,也是如此的珍惜。转瞬即逝的脆弱,成为了文化的泉源。他们将这些变化,化作内在的一种永恆。京都作为这些文化的保存地,脚下的每一步,即是时光的闪烁。

相关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