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页 > P猫生活 >父亲且让我谈个恋爱给你瞧瞧 >

P猫生活

07-23

父亲且让我谈个恋爱给你瞧瞧


431点赞

430浏览

我的父亲是个很严肃的人,小时候我爱了一个不当爱的人,他气急了,说我要是再这样,就要和我断绝父子关係。为什幺呢?因为我爱的这个女孩子是我家对门的,也姓骆,辈分比我高一辈,叫我父亲哥哥,要是我真和她恋爱甚至结婚,那我父亲就吃亏了,因为这样我差不多就有依据和我父亲平辈了,这自然是他不能容的。

后来自然是没有后来的,我父亲鬆了一大口气,这时反过来假惺惺地安慰我,说是我一定能找到适合我的人的。不过读大学的时候,他似乎还是不同意我恋爱,因为这样会耽搁学习,毕竟我没有听他的,甚至有些逆反,所以就光去谈恋爱而不去学习了。他也没办法,只叮嘱我好好学习,每月还是按时打款来。大二的时候,竟然每月额外地给我增加了500元钱。在我同学都是1000元生活费的时候,我就有了1500元的生活费,这500元自然就划归恋爱经费了,当然父亲给我增加钱的名目不是让我恋爱的,是让我吃点好的,不过我有理由相信,父亲是知道我拿这个钱是去干什幺的。

果不其然,一毕业,父亲就有些张罗我结婚的意思,他大概以为,大二的时候就给你拨了恋爱经费,毕业后自然是要验收成果的了。不过我必定让我父亲失望了,因为我在学业上,没有搞到学位证,在恋爱上,没能找到共度一生的人。他的投资真是顶顶地失败了。

我谈恋爱的事情,从来不给他和母亲说,我真是一点说这种话的兴趣都没有,也从未想过将女孩子带回家去看看。所以这样让我的父亲很着急,因为我的堂哥堂弟,不是恋爱就结婚了,和我长大的那些人,没有一个是没有成家的,甚至有些孩子都可以打酱油了。父亲常常计算着,我什幺时候有小孩子,他就什幺时候退休。他常常旁敲侧击地问我感情的事情,我几乎都是闭口不言的,只这在这两年才慢慢改变。我不对他们说我感情的事情,并不是不想和他们分享,或者害怕些什幺,只是觉得无必要,时机不到,一切都是徒劳。父亲当然没理解我的心情,仍旧问着。所以就有了我和他的一个段子。下面两段兹录于拙文《我们的段子,多年父子成兄弟》:

我爸前段时间一直问我女朋友,问烦了我一怒就说我有七八个女朋友,你让我说谁。现在我爸就一直不停地问我带哪个女朋友回去过年。多年父子成兄弟也不要这幺兄弟法吧!

我在屋里上网,我爸突然拿着车厘子走进来说,我给你一个车厘子你把你女朋友照片给我看看,我拒绝,我爸说,那三个车厘子成交吗?我还是拒绝,我爸说那全部给你行吗?你可佔便宜了。于是我大声喊我妈说你管不管。哈哈哈。我是这幺容易被收买的吗?

父亲其实是很有幽默细胞的,常说些让人忍俊不禁的话。他没谈过什幺恋爱,所以对感情比我单纯得多,对我感情的建议,永远是好好对人家。遇到条件比我好的女生,会为我担忧,怕我吃亏,怕我受骗,他常说的话是别人那幺好,怎幺会看上你?我自然不能给父亲解释。他也怕我去做人家的上门女婿,所以严令我不準去倒插门,他的思想不能说新,但也不能说封建,这不新不旧的思想,反而让他很可爱。

他年轻时做错过事情,所以很希望我不要犯他那样的错,但是他又似乎明白,这点我并不能比他聪明,所以很忧虑。他和我谈论过离婚的事情,他说他不像我祖父那样老思想了,他能接受我离婚。不过他也有很糟粕的那一面,希望我能有个儿子,他是很有宗族传承的想法的,这个我并不会怪他,虽然我和母亲常批驳他的这种观点,这点上,母亲要开明得多,她并不非要孙子。可是我父亲又极爱我姐姐,我姐姐常说我母亲不公平,是父亲给了她爱这个家庭的理由。所以我不能凭着这一言两语就去批评我的父亲,我也不想批评他,他是好是坏,都这样了,我无法改变的。

我忽然记起我绝小的时候,大概学前班的年纪,我喜欢着我们班成绩最好的那个女生。父亲就说,你放心吧,我去给她爸妈说,会给你娶来当媳妇。我就真信了,抱着这个美好的希望很满足地睡去了,那时我们班上的男生都喜欢着这个女孩子,我看到别的男孩子对这个女孩子献殷勤,我便自信了很多,相信有父亲的力量,这个女孩子自然会嫁给我的。后来大了,自然就不喜欢了,我却深深感念父亲那时候的温情,不管是玩笑与否,但是我觉得这是我依赖父亲的绝好的证明,父亲的话,会在我身上产生很大的安慰。这在后来反覆验证,能给我最大安慰的往往是他和母亲。

现在父亲又在各种关心我的感情生活了,他似乎学聪明了一些,不再直接问我,总让我母亲问,有没有约会,是不是一起吃饭了,都很好奇。有一两次我听见母亲不满地说,你想问他就直接问嘛,让我说什幺?我才知道我和母亲谈电话时,父亲就在旁边指使母亲说,你问问他和xx怎幺样了?我真是哭笑不得。

最近看书,看到汪曾祺和梁实秋的父亲都有过关心他们感情生活的事情。就无由地想起了我的父亲,所以写下了这篇文章。

汪曾祺写他父亲关心他感情生活的就只有一句话,就是在他十七八岁爱上一个女孩儿时,他父亲给他的情书提修改意见。而梁实秋的则更为详尽,也更为有趣。梁实秋和女朋友去茶馆喝茶约会,却不想他父亲也在那里和朋友喝茶,他父亲见到了,就过来打招呼,最后还一声不响地将茶钱付了才走。梁实秋回去后,他就给了梁实秋更多的钱,说是他现在需要钱用,还说那个女孩儿很好。梁实秋的感情得益于他父亲很多,最后他和那个女孩儿结婚了。

我父亲自然没有汪曾祺的父亲那幺有文采,能斧削情书,也没有梁实秋的父亲那幺有风度和智慧,能促成婚姻。我父亲普通极了,他只是以他孩子气的,有些陈旧的,有些傻笨的方法,自以为是地帮助了我,当然他也没有那幺伟光正,也在帮助我的时候有着自己的小私心,希望我能安定,他能抱孙子。只是他遇到了我这个不成器的儿子,才让他本来就没多少水準的恋爱技巧更加没有用处,不过他是修行内功的人,到底传授了我一点,这让我还怀着希望,还怀着一种纯粹的温暖。

相关文章